count
中国搜索

抚平烂脚之殇:衢州首批细菌战烂脚病人治愈始末

2015-11-19 10:47:0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衢州11月19日电(见习记者 吴雨辰 通讯员 李啸)社会活动家、央视首届感动中国人物王选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看到烂脚病人的情形。那是1996年的江西省玉山县岩瑞乡,当时她正陪同日本律师进行细菌战受害调查。

突然,一个烂得失去双脚的村民,坐在一块装着小轮子的木板上,以手代步,爬到王选面前哭诉,苍蝇哄哄地跟着他飞。

“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脚会烂成这样,眼泪止不住涮涮地往下流……”以后近20年里,王选一直在从事烂脚病人的调查和救助。然而遗憾的是,烂脚病曾长期处于无法治愈的痛心境地。直到去年,中国医师协会创伤外科医师分会的专家团队,攻克了创面难愈课题,才真正改写了烂脚病人的命运。

今年6月,王选联合上海王正国创伤医学发展基金会,在腾讯公益频道发起公募行动,资助金华、衢州、丽水地区细菌战烂脚病人的医疗救助。

7月16日,浙江衢州日报集团“周到工作室”与王选合作,联合侵华日军细菌战衢州受害者协会(筹)推出“橙色接力第四季·关注日军细菌战幸存者”大型公益活动,正式启动对衢州地区细菌战烂脚病人的全面救助。

短短数月间,衢州柯城区人民医院万少华团队、衢化医院、衢州市民政局福彩中心、衢江区高家镇中心卫生院、衢州职业技术学院、四川泸州中医药名家李沛金等单位和个人,纷纷为“橙色接力第四季”活动共襄盛举。

初秋时节,“橙色接力第四季”也迎来了美好的收获。迄今为止,有160位烂脚病人在活动中受益,20位烂脚病人入院接受免费手术治疗,其中8位已治愈出院。

为了这一刻,等待了20年

1996年,王选陪同日本律师调查团沿着浙赣铁路行进,一路上发现越来越多的烂脚病人。“自从日本鬼子来了,脚就开始烂”,这是风烛残年的烂脚病人一致的说法。

二战期间,侵华日军曾对浙赣铁路沿线发动惨无人道的细菌战。731部队细菌生产部部长川岛清供称:“根据石井四郎将军命令,我叫生产部制备了约130公斤副伤寒菌和炭疽热菌供远征队之用”。

战后美国派遣军队科学家调查官赴日本调查细菌战,讯问记录中,日军供认在中国中部地区攻击性的使用了炭疽炸弹。

美国病理学家马丁·弗曼斯基博士认为,烂脚病人很可能是感染了炭疽菌和鼻疽菌,这些细菌会通过皮肤侵入人体,引起皮肤感染、严重溃烂,并伴有其他身体症状,会致人死亡。

马丁搜集了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鼻疽病人的资料,病情与烂脚病人惊人相似。但当时因缺乏直接证明,以及基本完整的调查和研究,在中国细菌战受害者对日诉讼中,烂脚病并没有能够作为细菌战受害事实提交到日本法庭。

即便如此,王选依然没有停止对烂脚病人的进一步深入调查和救助工作。

她带领一批又一批大学生、民间志愿者,甚至国外科学家、研究者、和平人士搜寻浙江地区的“烂脚病”的老人,进行口述史调查,修补历史记忆的黑洞,也由此目睹了太多受害者“活着,饱受煎熬;老去,死不瞑目”的凄凉晚景。

“‘烂脚病’患者久病而贫,他们需要帮助。”2008年初,作为浙江省政协委员的王选,在浙江两会期间提交提案,呼吁对细菌战“烂脚病”受害者提供医疗救助。

是年7月,浙江省民政厅、财政厅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城乡医疗救助工作的意见》,明确“将二战期间因细菌战造成后遗症受害者的直接治疗费用纳入医疗救助范围”。

2009年,经过原衢州市卫生防疫站站长邱明轩的调查和疾呼,柯城区民政局在柯城区人民医院建立全省试点,率先对细菌战受害者实施免费医疗救助。柯城区人民医院万少华团队自此应运而生。7年间,这支医护团队,先后对辖区的39位细菌战烂脚病人进行上门免费换药治疗。

“现在大部分患者已经掌握了基本的护理常识,能够自行完成上药和换药。”2013年,万少华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坦言,目前的治疗对症状轻微的病人来说有一定效果,但对于创面较重的患者,已经遇到瓶颈。

“好了又烂,伤口总是难以愈合”,面对无比顽固的烂脚病,不仅是万少华团队陷入困惑,包括王选在内的许多细菌战调查研究者,也以为烂脚病患是无法根治的。

直到2014年9月,王选与上海瑞金医院原烧伤科主任肖玉瑞等一行在金华考察细菌战烂脚病时,这位80多岁的创伤外科名医认真地说:“这些‘烂脚病人’,从原则上说是可以治愈的。”

“可以……治愈?”那一瞬,王选以为自己听错了。要知道为了这一刻,她已等待了20年。

对衢州抗战最好的纪念

“经久不愈的炭疽创伤难题,让国际医学界都望而生畏,如果我们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法,价值非同一般!”王选从事细菌战调查近20年,她坦承此前“烂脚病”的调查始终局限在历史领域,医学研究存在空白。

2014年7月,上海《新民晚报》专访王选团队后,刊发《救治七十年未愈的伤口》深度报道,浙江细菌战烂脚病人引发了上海医疗界的关注。

是年11月,王选陪同中国工程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付小兵教授,上海瑞金医院烧伤科原主任肖玉瑞教授,上海市烧伤研究所所长陆树良,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名医曹烨民、上海市第九医院创面修复科副主任谢挺等专家前往金华现场会诊烂脚病人。

在仔细查看了患者的伤口,询问了病情后,肖玉瑞又一次作出了“大部分患者,原则上可以治愈”的判断。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王选隐约感到,彻底改变烂脚病人命运的时候就要来临。

作为肖玉瑞的弟子,陆树良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医师协会创伤外科医师分会的会长,看着这些饱受煎熬的历史遗留烂脚病人,他感到一股油然而生的使命感。“创面修复外科是新兴的学科,只有少数医院有这个专科,既然我们是这个专业的,就有责任和义务去救治这些患者。”陆树良说,“这不是为了揭开战争疮疤,而是为了抚平战争疮疤,争回中国人的尊严,中国医生的尊严”。

很快,陆树良与中国工程院院士付小兵,以中国医师协会创伤外科医师分会名义,带动上海市创面修复研究中心和全国创面修复专科联盟及其相关专家,组成志愿者医疗小组,由王选带领金华、衢州、丽水社会志愿者,共同组成救助医疗团队,联合应对这一烂脚病治疗难题。

2015年1月以来,丽水11位病人,金华4位病人分别赴上海第九医院、中西医结合医院接受免费医疗,均成功修复创面。

“衢州也是细菌战的重灾区,这里有大量‘烂脚病人’亟待救治。”在此期间,王选通过微信,实时向记者通报攻关治疗进展,并多次邀请记者前往金华参加现场会,希望医疗救助能尽快惠及衢州。

今年6月,王选联合中国扶贫基金会、上海王正国创伤医学发展基金会,在腾讯公益频道发起公募行动,为细菌战烂脚病人进行医疗救助筹集资金。

7月16日,衢报集团“周到工作室”与王选合作,联合侵华日军细菌战衢州受害者协会(筹)推出“橙色接力第四季·关注日军细菌战幸存者”大型公益活动,正式启动对衢州地区细菌战烂脚病人的全面救助。

“救助烂脚老人就是对衢州抗战最好的纪念!”83岁的侵华日军细菌战衢州受害者协会(筹)老会长杨大方闻讯后感激涕零。

很快,“橙色接力”再次成为感动衢城的公益主旋律。

衢州市福彩中心为该市细菌战烂脚病人捐赠120台轮椅,并安排26万元资金帮助烂脚病人。四川中医药研究名家李沛金捐赠中药制剂“金创抗菌膏”,长期帮助烂脚病人,直至他们的创口痊愈。衢州职业技术学院“柯医班”的22位学生,来自衢江区高家镇中心卫生院、衢州市中医医院、柯城航埠中心卫生院、衢州市骨伤科医院等医疗单位的50多位医生、护士纷纷报名加入志愿者队伍,主动承担起“金创抗菌膏”的换药重任。与此同时,“周到工作室”通过征集报名和上门核实,初步确定了可接受免费手术治疗的14位烂脚病人。

8月9日,历史遗留“烂脚病”患者治疗经验现场总结会在金华中心医院召开,会议云集了全国创面修复专科的第一流专家,王正国、付小兵等3位工程院院士参会。陆树良为首的治疗团队总结认为,相当一部分历史遗留“烂脚病”患者是可以治愈的,依靠可视化信息技术,在专家远程指导下,基层医院也可以开展创面治疗。陆树良介绍了植皮手术治疗经验,此前治疗团队已经依靠这套方法,成功治愈了金华、丽水地区的21位烂脚病人。

9月2日,王选、上海专家团队、王正国创基金会秘书长来到柯城区人民医院会诊了周到工作室征集的14位烂脚病人,并确定了首批接受免费手术的患者及柯城区人民医院和衢化医院两家定点手术医院。

当“9.3”大阅兵的礼炮响彻长空时,衢州的细菌战烂脚病人也终于等到了胜利荣光普照的时刻。

烂脚病人救助事业中的一大步

9月27日,中秋佳节。这天一大早,王选坐火车匆匆赶到衢州,过一个“最有意义的中秋节”,“我努力了20年,现在终于看到了结果!”见到记者,王选满是兴奋。

在衢州康复医院,王选与衢州细菌战受害者协会老会长杨大方促膝长谈,深情回顾了衢州烂脚病人调查和救助的往事。2006年,在王选的牵线下,香港启志教育基金会斥资近10万元对衢州数位烂脚病人实施治疗和救济。杨大方和邱明轩,还有江山的细菌战诉讼原告代表薛培泽、金效军、郑科位等都为此奔波过。

“后来,我还通过其他渠道的捐赠在江山大陈乡搞了定点治疗,虽然没法彻底根治,但还是控制住了一些病情,后来得知省民政厅出台救助文件后,其它方面停止了捐款……”王选对此不无遗憾。

今年9月,在衢州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下,全市卫生计生系统都成立了“万少华团队”,承诺免费为所有细菌战烂脚病人提供换药治疗。

“换药治疗只是一方面,最开心的是现在我们已经能治好烂脚病了……”王选与杨大方深谈了一个多小时后,方才依依不舍告别。随后,她带上沉甸甸的水果和金华酥饼,前往衢化医院创口治疗中心慰问入住于此的姜春根、周文清、吴发贵等5位烂脚病人,他们都是创面复杂的重症患者。

敢于收治这样的病人,无疑说明了衢化医院的专科实力。该院烧伤科创口治疗中心是衢州地区唯一的创面修复专科,对创伤、压疮、糖尿病、血管性疾病及感染等原因所造成的慢性难愈性创面治疗独树一帜。

作为浙江医学会烧伤外科学分会的副主任委员、省创面修复学组副组长,衢化医院副院长、烧伤科主任张元海对“烂脚病”治疗充满信心,“我们制订了最佳的手术方案,同时还与上海有关专家进行网上互动,力争取得最好效果。”

看到医院洁净的病房、周到的护理,听着张元海对患者手术方案的介绍,王选十分欣慰:“衢化医院有治疗烂脚病的专业技术,非常感谢你们救治患者的真诚与行动。”

71岁的姜春根是江山大陈乡人,他的右脚掌约有10厘米厚,腐肉和新肉交织在一起,已经无法分辨脚的形状,每天处理伤口要花一个多小时,用掉的卫生纸可装满一个垃圾桶。姜春根常说:“没有王选,自己也活不到今天”,这些年,王选一直从上海给姜春根寄纱布和药,时不时塞给他一些钱用于换药。

姜春根原本一直怕去医院,他担心烂脚会被截肢:“锯了腿,死了后下辈子就没有腿了。”可这一次,姜春根却告诉王选,看到那么多好心人在帮助自己,看着身边那么多烂脚病人互相加油鼓劲,自己也不怕截肢了。王选拉着姜春根的手,激动而又高兴:“我做细菌战以来,看到的从来都是极其悲伤的事,不知道有何办法帮到烂脚老人。现在,我真的非常非常的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为了实现姜春根的梦想,衢化医院和王正国基金会、杭州精博康复辅具有限公司三方的资助下,为他免费安装义肢。现在,姜春根已经完成截肢手术,目前正在杭州进行安装义肢及康复训练。如果进展顺利,本月下旬,他将能自由行走。

这是姜春根等烂脚病人久违的一小步,却是衢州细菌战烂脚病人救助事业中的一大步。

王选所说,能走到这一步,首先得感谢众多名医专家的努力,是他们高超的医技和不为名利的无偿服务,让我们在这个秋天收获了美好与幸福;其次得感谢衢报集团的大力支持,衢州细菌战受害者协会(筹)会长吴建平的积极协调,“衢州的烂脚救助医疗目前在浙江是推进最成功的。”

首批“烂脚老人”在有生之年告别“烂脚”,这是一个值得欢庆与自豪的时刻,然而我们不能忘记,还有许多被侵略者摧残过的烂脚,还有许多充满期待渴望幸福的眼神,还有许多孤单佝偻摇晃的背影,在等待着救治!

据了解,目前,衢报集团周到工作室已经启动第二批和第三批细菌战烂脚病人救治行动,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希望有更多社会爱心人士能加入到“橙色接力”的行动中来,让更多烂脚病人在有生之年告别“烂脚”!(完)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参考消息网的观点。参考消息网对其文字、图片与其他内容的真实性、及时性、完整性和准确性以及其权利属性均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和相关方自行核实。

排行榜